?

  • <tr id='RUvWy4'><strong id='RUvWy4'></strong><small id='RUvWy4'></small><button id='RUvWy4'></button><li id='RUvWy4'><noscript id='RUvWy4'><big id='RUvWy4'></big><dt id='RUvWy4'></dt></noscript></li></tr><ol id='RUvWy4'><option id='RUvWy4'><table id='RUvWy4'><blockquote id='RUvWy4'><tbody id='RUvWy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UvWy4'></u><kbd id='RUvWy4'><kbd id='RUvWy4'></kbd></kbd>

    <code id='RUvWy4'><strong id='RUvWy4'></strong></code>

    <fieldset id='RUvWy4'></fieldset>
          <span id='RUvWy4'></span>

              <ins id='RUvWy4'></ins>
              <acronym id='RUvWy4'><em id='RUvWy4'></em><td id='RUvWy4'><div id='RUvWy4'></div></td></acronym><address id='RUvWy4'><big id='RUvWy4'><big id='RUvWy4'></big><legend id='RUvWy4'></legend></big></address>

              <i id='RUvWy4'><div id='RUvWy4'><ins id='RUvWy4'></ins></div></i>
              <i id='RUvWy4'></i>
            1. <dl id='RUvWy4'></dl>
              1. <blockquote id='RUvWy4'><q id='RUvWy4'><noscript id='RUvWy4'></noscript><dt id='RUvWy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UvWy4'><i id='RUvWy4'></i>

                槿繡流年

                陳曉輝發表於2014年10月25日16:42:30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木槿 散文美文 陳曉輝

                夜讀雜書,看到木槿“無甚可觀,只堪編籬↑而已”。不禁暗暗替木槿委屈,木槿的花細致清新,雅致動人,編籬笆∞固然極好,怎麽就“無甚可觀”了?

                也許該怎麽信任你愛一種花,就☆像愛一個人,對方的一切都是喜滋滋看不夠。而不愛一種花,也像不愛的人一樣,不※管多麽的美好,在他那兒都視而不見。

                我的記憶↘裏,木槿卻是一片夢就轉頭進了保衛室幻錦繡。

                幼年在√農村,極少見到㊣ 花草。那些貧乏蒼白素淡寡味的夜晚,曾經聽鄰家★爺爺講述花精樹妖的故事,總是瞪大了眼睛,世界上,真有那麽多美麗的花兒存在ξ嗎?

                第一〓次見到木槿,是在哥哥的校園裏。那次陪母親去縣城給哥哥送ζ 衣服,是雨後,一樹淡紫的木槿,晶瑩剔透,安靜無比。對那個鄉下癡Ψ愚的小女孩,仿佛是天堂裏的◇光,明明是夢幻晶但就憑這些人瑩的紫,卻有灼灼▓的呼吸,像一種女子,不說話,你就知道,她在那裏,就在那裏。

                後來「我發奮讀書,永遠※沒人知道,那一樹木槿,是我▅夢裏無比向往的美好。但我沒考到哥哥的那所學校,我的高中校園╲裏,有迎春有松①柏,但是,沒有木槿。

                後來考上大他也想跟這喪屍王比較下到底孰強孰弱學,終於又見到了ω 木槿。卻是整整齊守護在別墅周圍齊的兩排,站在路邊,紫色白色的花兒,嬌嫩鮮艷,熱鬧』地開著。不,我的木槿,不是這○樣的。它們已不是我心裏的木槿了。

                它怎︾麽能站成一排呢?怎麽能這樣討好呢?

                在它們身邊∏,我無視地走過無數次,從未動心過。

                真正的木◤槿,站在風裏,站在時間之外,安靜,凜然,你不看我△也好,做籬笆也好,不管身體如何生長,我的內№心都是我,強大到寂寞。

                再次遇到木槿【,是在《詩經》裏。《詩經·鄭風·有女同車》:“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翺將翔,佩玉瓊琚……”舜華?才知道,木槿還有這麽個美麗的名字。

                “有美麗的女子和我坐在一輛車裏,她的臉兒像木槿花兒一樣開↑放,跑啊跑啊就像在這裏飛一樣,佩戴的美玉晶瑩閃亮……”那千年前美麗的女子,在愛她的男子眼裏,就像木槿花◥一樣綻放,以至於他的心也像飛起來一樣……這樣⊙美妙的感情,古人送給了舜華——也就是木槿呀。

                這段ㄨ話讀得我乍喜乍悲,十幾年前那株淡紫的木槿,隔著十幾年的時光,恍然再次綻♀放。原來只要遇對了人,再安靜清涼的花兒,也有如此熱烈的ぷ綻放。

                每朵木槿花只能開一天。清晨帶著〗露珠綻放,晚上就會雕落了。所以,清代才子,那位為買水仙花典當了家裏首飾的李漁說:“木槿⌒ 朝開而暮落,其為你應該善待自己生也良苦。與其易落,何如弗開?……睹■木槿則能知戒。木槿者,花之現身說法以儆愚蒙者也。”

                其實是才子心思過ω於玲瓏了。木槿雖然只能開〗一天,這一天就是它的高老一生。人雖然能活♂百年,在造物主看來,也不過→彈指剎那間。而且,世事紛繁,令人戒懼的,又豈止是木槿?

                木槿必定不會有】“現身說法以儆愚蒙者”的想法。它才不管那麽『多,只是連續不斷地開呀開◥,落了一朵,還有千朵萬身體都搖晃著朵。

                我一直█希望,等我老了,能有一個小小的院子,我一定要在四周種滿木槿,用它們來□編織一圈最美的籬笆。圈住滿院煙霧四面繚繞的雞雛絨鴨,圈住滿院的豆角絲瓜,也圈∮住一院子,木槿一樣的夢幻歲月。

                木槿繡流◣年,片片◢皆素心。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