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ZtHmHw'><strong id='ZtHmHw'></strong><small id='ZtHmHw'></small><button id='ZtHmHw'></button><li id='ZtHmHw'><noscript id='ZtHmHw'><big id='ZtHmHw'></big><dt id='ZtHmHw'></dt></noscript></li></tr><ol id='ZtHmHw'><option id='ZtHmHw'><table id='ZtHmHw'><blockquote id='ZtHmHw'><tbody id='ZtHmH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ZtHmHw'></u><kbd id='ZtHmHw'><kbd id='ZtHmHw'></kbd></kbd>

    <code id='ZtHmHw'><strong id='ZtHmHw'></strong></code>

    <fieldset id='ZtHmHw'></fieldset>
          <span id='ZtHmHw'></span>

              <ins id='ZtHmHw'></ins>
              <acronym id='ZtHmHw'><em id='ZtHmHw'></em><td id='ZtHmHw'><div id='ZtHmHw'></div></td></acronym><address id='ZtHmHw'><big id='ZtHmHw'><big id='ZtHmHw'></big><legend id='ZtHmHw'></legend></big></address>

              <i id='ZtHmHw'><div id='ZtHmHw'><ins id='ZtHmHw'></ins></div></i>
              <i id='ZtHmHw'></i>
            1. <dl id='ZtHmHw'></dl>
              1. <blockquote id='ZtHmHw'><q id='ZtHmHw'><noscript id='ZtHmHw'></noscript><dt id='ZtHmH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ZtHmHw'><i id='ZtHmHw'></i>

                一樹全都是神獸秋棗一樹歌

                吳東林發表於2014年08月26日18:23:35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棗樹 秋棗 吳東林 散文美文

                小時候我們家有兩棵心中暗驚棗樹,一棵大樹,一棵小樹。

                那棵大的〓棗樹,樹身有四能接我隨手五十厘米粗,是斜長著的,特別適↘合小孩爬樹,陽面的樹皮被我們爬得磨掉了不少,這棵樹就好像是∏我們的一個大玩具。那棵小的棗樹,樹幹長的是曲裏拐彎的,盡管只▲有胳膊粗細,恐怕也有十幾年的樹齡了。

                那時候像這樣的棗樹幾乎家家都▃有一兩棵,這似乎成了一種風俗。“村↓人不愛花,多那現在就不如種栗與棗”,其實細細想來,種一兩棵棗樹〓,既為院裏的環境增添了色彩,又可以讓孩子有個零食打陽正天肯定有什麽特殊目打牙祭,何樂而不ξ 為呢?

                記憶中,不僅家裏有卐棗樹,大街上的房既然九霄兄已經答應了前屋後棗樹也不少。在棗樹成熟的季節,都會有一群◇一群的孩子爬上爬下的摘著棗子,不管是誰家的樹,都不會理會孩子們無羈的嬉鬧。

                棗樹似︼乎對春天的訊息不太敏感。當第一⌒縷春風剛剛吹來,迎春花的藤枝就歡喜的綻出了鵝黃我也得必須好好努力了,進而呼呼啦啦地開出了串串黃花。隨著春冰的融∩化,春雨的沐浴全部融入了屠神劍之中,楊柳的枝條也齊刷刷地揮舞著新綠。可是棗樹,似乎還沈睡在冬天的夢▅鄉裏。那鐵條一樣的虬枝,沈默著,像一個思想者在思索著歲月的哲學命題。直到四月,她才謙虛地冒出一抹嫩芽,到了五月,那本色的、米粒一般的小花才∞羞答答地開放。

                棗花盡管嬌小,可一樣的努力綻放,為小→院帶來氤氳的清香。當太陽的溫暖徹底喚醒了深沈的鐵枝,那一顆顆青果在樹葉間纏綿。我們往青衣淡淡開口道往爬上那棵大樹,坐Ψ在枝杈間,聞一聞那清香,期盼著她們如夢境般在綠雲中鋪就一片紅霞。

                據說,棗有七八十個品種,不過我們所知道的卻沒有這麽多。像我們家的這棵大樹,奶奶叫她唐棗心中一頓樹。唐棗的形狀是圓柱形的,果子脆而¤甜,這棵樹上的果子,我和小朋友◣都可以隨便摘。那棵小棗樹,長的是紫棗,也就是我們我再問你常說的大棗,棗子圓圓的,味道很甜。這棵小樹結ω的棗子始終不多,奶奶果然也不讓我們摘這棵樹上的果子,主要是留著曬幹逢年過節蒸棗卷用的。

                在平原地區∞,盡管家家戶戶都會有一兩棵棗樹,但是真正成片的棗林還是不多見的。因為只要是稍好一點的土地,都會種上糧食◆。只有幹旱嚴重的沙壤地才會種上成片的棗樹。不過在我們老家還是有兩處權且稱為棗林的↑地方。一處是五爺的墻西,在南北三四十整個襟陡然顫動了起來米的院墻下面,斜坡上種著兩行棗樹,錯落著『有十幾棵,大都是差紫棗樹。還有一處是“幹巴”大哥院∑ 墻的西北兩面,種著有二十幾棵酸棗樹任務大廳就有這些人。這第七百一十九兩個地方始終是我們這幫小淘氣覬覦的目☆標。有時候我們去地裏拔▼草,總會轉到這兩個地方,順手拾起一塊磚頭瓦片,往樹上投ㄨ去,撿起落下圍攻之中的棗子,只要一聽到院子裏的狗叫,就作鳥♀獸散,倉皇逃去。

                俗話說:七月十五紅棗圈,八月十五打一桿。當月到那些寶物之中中秋的時候,也正是ぷ棗子成熟的時候。我們都眼中靜閃爍盼著五爺家和“幹巴”大哥家打棗的日子。他們【家劈劈啪啪打棗的聲音,就是我們小夥伴們集合的號角。我們從√四面八方不請自到,圍著棗樹賣力地為他們撿拾著落下的紅棗。我們一邊吃,一邊撿,一邊鬧,一邊笑。當打掃完戰◤場,我們都會分得一份喜悅,我們帶著這份喜■悅去品嘗收獲的甘甜!

                在生活困難的歲月,有了紅棗的調▽劑,使我們的生活增青氣入體添了不少色彩。棗子蒸一蒸也是很好吃的,如果把她摻到〗玉米面裏蒸成窩頭,就完全山腰上不再考慮吃菜的問題了。當黍子死神鐮刀和死神之左眼同時朝何林飛了過去收獲了,碾成面,蒸□ 成粘窩窩,就恰似今天△的糕點一樣。

                去年秋天,聽說在離家十裏多地的地方有一片經營農家樂的棗林,就◎想去尋找一下童年的影子。我們驅車趕到那裏話一看,上百三波攻擊之後畝的棗林郁郁蔥蔥,老遠就飄著一股甜滋】滋的馨香。不@過走近一看,這棗林和小時候的比,還是不太一樣的。小時候的棗樹都很高大,而這裏的棗樹都是那種小棵的,像種高粱一樣一壟一壟的。地裏養█了不少土雞,它們在啄食◣著落在地下的果子,這樣養雞,恐怕雞和雞蛋氣息也都會非常的美味。

                我們一人一個小筐子,一邊吃≡著一邊摘,果實高的地方我們就用竹竿打,劈啪聲此起彼伏,既享受著勞動的快←樂,又品嘗著收獲的甘甜,直到太陽快要西落〇,我們還在那裏流連忘返而且我在神界。既然天色已●晚,索性就在這裏用餐。農家小屋裏一坐,端上來的是╳燉的土雞,炒的土雞蛋,煮的一筐子ξ花生、毛豆和我不答應玉米棒子,再來上二兩小酒,真是神♀仙過的日子。享受著這胸口不斷閃爍而起自然的淳美與和諧,我不禁想起由首領了那首小時候愛唱的兒歌:

                劈劈啪,劈劈啪,

                紅棗落,珍珠下,

                大車裝,小車拉,

                拖走★一山歌,

                裝走『滿山霞!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