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rPc89j'><strong id='rPc89j'></strong><small id='rPc89j'></small><button id='rPc89j'></button><li id='rPc89j'><noscript id='rPc89j'><big id='rPc89j'></big><dt id='rPc89j'></dt></noscript></li></tr><ol id='rPc89j'><option id='rPc89j'><table id='rPc89j'><blockquote id='rPc89j'><tbody id='rPc89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Pc89j'></u><kbd id='rPc89j'><kbd id='rPc89j'></kbd></kbd>

    <code id='rPc89j'><strong id='rPc89j'></strong></code>

    <fieldset id='rPc89j'></fieldset>
          <span id='rPc89j'></span>

              <ins id='rPc89j'></ins>
              <acronym id='rPc89j'><em id='rPc89j'></em><td id='rPc89j'><div id='rPc89j'></div></td></acronym><address id='rPc89j'><big id='rPc89j'><big id='rPc89j'></big><legend id='rPc89j'></legend></big></address>

              <i id='rPc89j'><div id='rPc89j'><ins id='rPc89j'></ins></div></i>
              <i id='rPc89j'></i>
            1. <dl id='rPc89j'></dl>
              1. <blockquote id='rPc89j'><q id='rPc89j'><noscript id='rPc89j'></noscript><dt id='rPc89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Pc89j'><i id='rPc89j'></i>

                麥子的深處是故鄉

                姚秦川發∩表於2014年06月01日17:49:56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故鄉 麥子 小麥 姚秦川 散文美文

                離小滿還有好幾天♂的時間,母親就鄭重其事地對我說,她打算過☆兩天回趟老家。我知道母親心裏在惦記什麽。家裏現在還種著一畝多地的麥子,而再過幾天,就該到了麥收時節。對於自己親手播撒的種子,母親有理由惦記和牽掛。

                住在我這裏大半√年的時間裏,每天早上,母親都會到附近的菜市場買點當天的蔬菜。對於買回來的那幾樣菜,母親總會評點一番。比如:西紅柿因缺少磷肥所以個頭不大,黃瓜則因々為澆水太少才顯得不夠粗壯。母親經驗老到地說,黃瓜喜水,最好隔兩三天就澆一次水,那樣才會長得粗壯。說到最後,母親總不免嘆息一聲,喃喃自語道,買回來的蔬菜就是沒有自己親手種的好吃,以後種菜的機會越來越少了。說這話時,母親的眼睛望著窗外,滿眼的期盼和希冀。

                我分明能感洪荒部落吧覺出,母親的目光仿佛已經穿越了被鋼筋水泥封鎖的城市,再越過被現代人汙染得不像樣的灰暗的樹木和大地,最後,輕輕地飄攻擊不由再次更加淩厲了幾分落在故鄉那片無比珍貴的麥地裏,與那〖片即將成熟的麥田共舞。

                有幾天,我發現母親買菜回家的時間比平時晚了許多。待回到家裏的時候,母親顯得很開心,快樂地在廚房裏忙誰知道就在這一次過後活。我問及母親晚回來的原因,母親只親昵地用眼睛剜了我一下,笑而不答。有一天,我決定尾隨母親身後看個究竟。走在母親的身後,我像一個偵察“敵情”的地下黨,緊張而興奮。

                看到母親所走的方向,我多少有些明白了怎麽回事。在那條土路的盡頭有一個村子,村子手持令牌的外圍還有幾塊麥田沒有被文明的現代化占據。不過,麥子在城市的汙染中,長勢顯得缺№少誠意,灰頭土臉。半個月前我經過那裏,發現了那片麥田,無意中說→給母親,想不到母親竟記在了心裏。我看到,母親站在那片麥田的旁邊,佝僂著身子在罡風峽谷之中修煉,微風將她烈陽軍團一到的白發輕輕吹拂,母親的神情在那一刻顯得安詳而滿足。

                站在母親的身後,我內心百感交集。母親勞累了一輩子,本該到了享清福的時候,卻還要離開家鄉照顧我剛上幼兒園的女兒。就在去年,父親又突然離我們而去,對母親的打擊可想而知。現在,母親遠離了她的故鄉,遠離【了她的麥田,遠離了長眠在家門前的父親,來到這座生硬的城市中,母親的心情一定裝滿了↓鄉愁,鄉愁如糾纏不清的藤蔓,密密麻麻,難分難舍。

                這時,我也仿佛感覺自己正佇立在家鄉的麥田邊,我擡頭仰望田頭那棵苦楝樹,枝繁葉茂。在我印象中,那棵苦楝樹是母親親手種的,多少年忘流蘇目光閃爍過去了,它早已長成參天大樹。曾記得,有個蒙蒙細雨的黃昏,我和母親躲在樹下避雨,我看著碧綠的枝葉,夾雜著淡紫色的串串花絮,一股無名的憂傷不知為什麽,湧上了我年輕的心頭。那天,風住了,雨停了,馱著夕陽的老牛,踏著隱約的雞鳴犬吠朝▂村裏的茅屋走去。而我卻楞楞地立在楝樹下,任憑母親怎樣勸說,我也久久不願離開。對了,楝樹下少主有口水井,可如今已經幹涸。想當年,那口井是全村人飲水的唯一源泉,也曾滋潤過這塊麥♀田。那清淩淩的井水,曾攝取父母親的愁容;那圓圓的井臺︻上,曾刻印著歲月這散神既然敢呆在這的沈重;還有那兩只曾磨破我幼嫩雙肩的木桶,又一次在我的內心深處停留。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