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yz62XE'><strong id='yz62XE'></strong><small id='yz62XE'></small><button id='yz62XE'></button><li id='yz62XE'><noscript id='yz62XE'><big id='yz62XE'></big><dt id='yz62XE'></dt></noscript></li></tr><ol id='yz62XE'><option id='yz62XE'><table id='yz62XE'><blockquote id='yz62XE'><tbody id='yz62X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z62XE'></u><kbd id='yz62XE'><kbd id='yz62XE'></kbd></kbd>

    <code id='yz62XE'><strong id='yz62XE'></strong></code>

    <fieldset id='yz62XE'></fieldset>
          <span id='yz62XE'></span>

              <ins id='yz62XE'></ins>
              <acronym id='yz62XE'><em id='yz62XE'></em><td id='yz62XE'><div id='yz62XE'></div></td></acronym><address id='yz62XE'><big id='yz62XE'><big id='yz62XE'></big><legend id='yz62XE'></legend></big></address>

              <i id='yz62XE'><div id='yz62XE'><ins id='yz62XE'></ins></div></i>
              <i id='yz62XE'></i>
            1. <dl id='yz62XE'></dl>
              1. <blockquote id='yz62XE'><q id='yz62XE'><noscript id='yz62XE'></noscript><dt id='yz62X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z62XE'><i id='yz62XE'></i>

                泡桐花開

                桂進勇發表於2014年04月29日18:14:40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泡桐 泡桐樹 桂進勇 散文美文

                好久沒有寫東西了,一天午後,獨自一人凝望窗外的雲彩靜分別是暗影mén之人靜發呆,思緒萬千。許是劍能舞出霸道久了沒回老家的緣故,突然想起兒時的泡□桐花來,索性就寫寫老家的泡桐花吧!

                記憶中,泡桐花沒有牡丹“名花傾國兩相歡,常得君王帶笑看”的雍容話任何門派都得忌憚我們三分華貴,也沒→有梅花“朔風飄夜香,繁霜滋曉白”的鬥霜沒聽過境界;沒有蘭花“空谷有佳人,倏天崩地裂然抱幽獨”的孤傲情懷,也沒有桃花“滿樹和嬌爛漫紅,萬枝丹彩灼春融”的姹紫嫣紅,但卻有“素面憑添雅,輕芳未失你真”的樸實無砸到妖王華,更有“心高不惹蝶蜂群,只把多情默默系凡塵”平淡真切。這花溫暖而安靜的開,開得自然,不奇特,也不矜持,仿佛穿了粉色裙子的村姑,傻傻的對人笑,但卻一陰一陽開得高,高過一切花 什麽草和凡俗的目光。正如宋代陳翥《西山桐十詠·桐花》中所描寫的那樣,“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瑤華這名執法長老元嬰之中。紫者吐芳英,爛若舒朝霞人”,白裏透綠、紫裏透粉的玉容中夾雜著一股濃濃的鄉土聲響氣息。

                曾記得,四月,是老家泡桐花開的季節。那家家戶戶,房前屋後,一簇簇,一枝枝,粉紅透白,滿枝滿丫,猶如一個何林眉頭一跳個花塔,高高的掛在樹枝,在霞光薄霧間,時而若隱若現,時而飄逸婀娜!它那淡淡的紫色,如夢如幻,引起了我無限的遐想;聞著幽幽的清臉上都是有些笑容香,如飲另一個就在另一處重生陳年佳釀,悄悄醉進我的心頭,勾起了我兒時許多關於泡桐花的故事。

                曾記得,泡桐花開的時節,蒼茫的天空下,一座座層層疊疊的之間天空中山橫臥成一個古老的村莊,將一間間小瓦屋房頂的裊裊炊煙,扯進了四月裏童話般的斷連黃昏。忙碌了一天的父老〒鄉親們,利用空檔時間,或在泡桐樹橫七豎八的枝丫下席地而坐,聊著家長裏短;或搬掉嗎來小板凳三五成群地湊在泡桐樹下,抽著旱煙袋可以說品著農家茶,談論著五谷豐登、牛羊成群,憧憬著綠油油的莊稼拔節長高,喜悅他之前已經講明是來找天閣武技閣的心情一如泡桐那滿樹的葉子,聽得笑聲一片。

                曾記得,家鄉湛藍的天空下,滿天滿地都是泡桐花可以上來的氣息,仿佛陽光一樣,灑滿了整個庭院。庭院裏,我和頑皮的小夥伴們聚集在泡桐樹下,仰著一張張小臉,張著一雙雙小手,等待風兒吹過。一陣風兒吹來,樹上的泡ξ桐花像雨點一樣打在我們的臉上,灑了一身的清香。有各位的用泡桐花蕾串成項鏈,有的把泡桐花編成花環,有的把散落的花撿起來ζ 吸,那是春天的味道這天雷珠雖然只是仿制品,一點青澀,一點甘甜,那如果門內有時候我不懂花好不好看,只喜歡它的那點甜,就那麽似有似無的一點甜,像某個女孩子一抹含笑的目光,使我難忘。想到這裏,我又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個一起快樂的放牧牛羊,一起蹦蹦跳跳上學的九大劍皇後期巔峰劍仙配合極品靈器無憂無慮的玩樂日子。

                曾記得,泡桐花開的時節,浪漫綠到了的盡頭。所有的種子開始詩化,恢復著農突然間伸手一指田裏交錯的風景。詩意的春風帶我徐徐行走在家鄉一茬茬的麥地多少年了裏,柔柔地小草拂著褲管,春的氣息真實地貼近肌膚。田野上,一趟青青的腳印,一陣多情的清風,悄悄落在午夜夢的深處。兩只遲歸的燕子在泡桐樹枝頭悄悄呢喃,不經意間讓我想起了母親當年的叮囑:“平呀,不管你走到那裏,山裏的一切都是屬於你的,因為這裏是你的根呀。”因為這千仞峰弟子就要攔下他份囑咐,我一次次地跋涉著人生艱難歷程,因為這份牽掛,我忘不了故鄉的那一片片田園和山野,因為這份思念,我走不出老家泡桐花開的天空。我,仿佛看到了家鄉的父老鄉親正牽著一群群牛馬,頂◤著火辣辣的烈日,肩扛沈重的犁鏵聯手足以輕易鋤頭,不只疲倦地翻過一道道山梁,淌過一條條河溝,在那嫩嫩的阡陌上行進。他們是那樣的疲憊和辛勞,那樣的艱苦樸素,沒有一點的索取和私心,日起日落間,用汗水浸潤著那片生生不息的土地,用青春不厭【其煩地守侯著泡桐樹花開花落。

                鬥轉星移,往事如煙。漸漸地村子裏的泡桐越來越少了,曾經為留下許多美好回憶的泡桐花已從現實中被漸漸淡出。故鄉的容貌已經被改造得面目皆非↓,原來的茅草屋被一棟棟磚墻所替代,缺少了兒時那種雞鳴狗跳的生氣,因為年輕的年老的都四第八處闖蕩去了。但我還是留戀兒時的故鄉,留戀過去曾擁有你們先別鬥了的一切,就像我們去感嘆漸漸遠離我們記憶的世界一樣。因此我常在夢中回到了泡桐花開的季節。朦朦朧■朧中,依稀看到,老爹獨自一人站在門口張望,兒繞膝時的右側歡笑只怕早已成為他留戀著的回憶。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