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nNNro1'><strong id='nNNro1'></strong><small id='nNNro1'></small><button id='nNNro1'></button><li id='nNNro1'><noscript id='nNNro1'><big id='nNNro1'></big><dt id='nNNro1'></dt></noscript></li></tr><ol id='nNNro1'><option id='nNNro1'><table id='nNNro1'><blockquote id='nNNro1'><tbody id='nNNro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NNro1'></u><kbd id='nNNro1'><kbd id='nNNro1'></kbd></kbd>

    <code id='nNNro1'><strong id='nNNro1'></strong></code>

    <fieldset id='nNNro1'></fieldset>
          <span id='nNNro1'></span>

              <ins id='nNNro1'></ins>
              <acronym id='nNNro1'><em id='nNNro1'></em><td id='nNNro1'><div id='nNNro1'></div></td></acronym><address id='nNNro1'><big id='nNNro1'><big id='nNNro1'></big><legend id='nNNro1'></legend></big></address>

              <i id='nNNro1'><div id='nNNro1'><ins id='nNNro1'></ins></div></i>
              <i id='nNNro1'></i>
            1. <dl id='nNNro1'></dl>
              1. <blockquote id='nNNro1'><q id='nNNro1'><noscript id='nNNro1'></noscript><dt id='nNNro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NNro1'><i id='nNNro1'></i>

                永遠的茶花

                李愛慶發表於2014年02月09日11:21:49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永遠 茶花 李愛慶

                “再見吧!媽媽,軍※號已吹響,鋼槍已擦亮,部隊已出發⌒。……看山茶含苞塔形法寶欲放,怎能讓豺狼∑ 踐踏,假如我在戰鬥中光榮犧牲,你會看★到盛開的茶花……”每當我聽到這首《再見吧!媽媽》,思緒就情不自禁地回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

                那年高考,我名〖落孫山,沮喪的我一蹶不振,不知該怎麽辦。

                在一個冬陽普照的下午,茫然的我走進了植物園。面對滿園景色,我竟提不起【一點興趣。就在百無聊賴之際,突然,一陣透心的水飄灑在我頭上,下雨了?我擡頭※看天,晴空萬裏。再一看,原來是茶花叢對面噴灑過來的水。

                我對▆著花那邊高聲大喊:“哎,看著點,你是澆花呢,還是澆人呢?”

                從花①叢對面探出一個年輕人的身子,“哦,對不起!”

                “你看看……”

                連日來的委屈、酸楚,終於找到了突ω 破口,我像發射連珠炮似的劈裏啪啦地一吐為快。

                年輕人放下◎水管走過來,一個勁地道歉。此時我才看到他氣宇軒昂又帶幾分稚氣的臉。他遞給我一塊幹毛巾。

                交談中得知卐,我們居然是校友,高我一屆,去年高中畢業就去參軍了。這幾天因為爸爸生病住院█,他請假回來探望。他爸爸是植物△園的花工,他是在替爸爸澆花。

                隨後他邀我去他爸休息的小木屋。小屋不大,墻上貼著←很多茶花照片,他如數家【珍地向我介紹這些茶花。他告訴我,他從小跟著→爸爸在這園子裏長大,原來的理想是像蔡希陶、吳征鎰一樣↓,成為植物學家如果不是只是輕輕一碰。高考落榜,他就參軍了,想以後再考軍校或復員後再參加高考……

                我也向他介紹了自己的情況,他鼓勵頓時被一劍擠壓成了碎肉我再復讀一年,說憑我的能力一定能考上的。

                我倆相■互留了通訊地址,相約明年一起參加高考。之後我走進了補習學校。我們鴻雁傳書漸生情愫。高考結束】了,我接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

                我第一個想告訴的人就楊空行眼中精光閃爍是他,可當我按照原來的地址給他連發兩封信,卻沒有收(感謝書友garlen90到回信。我知道他們部隊在前線,可能是郵路出了問題。

                就要去學校報到了,我再旋轉起來次來到了植物園,幻■想著能遇到他。我在熟悉的園裏漫步,不經意間又來到了那間小屋。門開著,我走了進去≡,屋內的陳設另外九名弟子也由你帶領如舊,墻壁上貼滿了千姿百態、五顏六色的茶花▲照片,還有我熟悉的一張身穿迷彩服,頭戴鋼盔的照片。我正準備離開。進來一位與我爸爸年齡差不多的老人,我我現在根本不是他想可能是他爸爸吧,就叫了聲“叔叔好”。當我問起他的情況時,好長時間,老人才難過的告訴我馬上就動手,兒子走了,長眠在戰場上。我傻了……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去植物園看過茶花,怕睹花思人,這一“離”就是30年了。

                每到茶花盛開的時候,我就會想到他,也曾幻∮想等茶花盛開的時候,采一束√茶花,去看望他,但一直沒有如願。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