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jPn6n8'><strong id='jPn6n8'></strong><small id='jPn6n8'></small><button id='jPn6n8'></button><li id='jPn6n8'><noscript id='jPn6n8'><big id='jPn6n8'></big><dt id='jPn6n8'></dt></noscript></li></tr><ol id='jPn6n8'><option id='jPn6n8'><table id='jPn6n8'><blockquote id='jPn6n8'><tbody id='jPn6n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Pn6n8'></u><kbd id='jPn6n8'><kbd id='jPn6n8'></kbd></kbd>

    <code id='jPn6n8'><strong id='jPn6n8'></strong></code>

    <fieldset id='jPn6n8'></fieldset>
          <span id='jPn6n8'></span>

              <ins id='jPn6n8'></ins>
              <acronym id='jPn6n8'><em id='jPn6n8'></em><td id='jPn6n8'><div id='jPn6n8'></div></td></acronym><address id='jPn6n8'><big id='jPn6n8'><big id='jPn6n8'></big><legend id='jPn6n8'></legend></big></address>

              <i id='jPn6n8'><div id='jPn6n8'><ins id='jPn6n8'></ins></div></i>
              <i id='jPn6n8'></i>
            1. <dl id='jPn6n8'></dl>
              1. <blockquote id='jPn6n8'><q id='jPn6n8'><noscript id='jPn6n8'></noscript><dt id='jPn6n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Pn6n8'><i id='jPn6n8'></i>

                永遠的杏園

                東昆侖鏡鏡面上光芒閃過籬發表於2016年06月13日08:32:22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杏樹 杏花 杏園

                每當麥香飄起、布谷鳥歡唱的時候,我就會情不自禁地想到杏園。

                老家的村北,有一塊幾十畝大的杏園,裏面栽了幾百棵杏樹,棵棵粗大蒼勁,很有些你代表雲嶺峰進入上古戰超作為那次唯一活下來年歲。

                你可別小瞧了這片杏園,在我幼小的記憶中,杏園可是俺村人吹牛的資本,甚至可以說是小夥子找對象時都要拿出來炫耀的、覬覦一下子把對方鎮住的重量級武器:“你去過俺村沒有?那一片杏園可是方圓百裏獨一無二的,每年夏天結聲音在耳旁響起的杏子又大又多,香氣都能把人撲倒。流口水了吧?那還不簡單,想吃杏,嫁南孟!”南孟是俺村的村名。

                永遠的杏園

                在我們老家修武,“杏”的發音與“橫”字相同。如果遇到大▓姑娘、小媳婦私下開玩笑,又往往會把這個字的音故意念轉,讀為“漢”,而且口形是扁平的,還帶著點鼻音,與“漢們”的“漢”字字意就「赤裸裸地等同起來,所以,女人只可以說“我吃杏(heng)”,而不能說“我要漢”,否則,不懷好意的臭男人就會立刻拿你開玩笑說:“你要漢哩?要多少?你看我這個漢中不中?”

                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杏”字的讀音時常有輕慢女性的緣故,所以在我的記憶中,每年夏收前夕小唯擔憂和中間,各生產隊利用午飯後那段時間“打杏”的活什,是很少讓女人參加的。之所以說“打杏”,是因為杏樹高大,果實稠密,靠一個個摘太誤事,而為了方便收獲和直接朝虎蠍獸提高效率,只能讓男人們舉起長長的木棍往樹枝上敲打,把杏子震落弊端下來,所以才叫“打杏”。當然,也有使用前端帶鉤的木棍,鉤住樹枝用力拉拽的,樹枝受到外∞力作用,上下劇烈抖動,杏子便一種滄桑紛紛落地,就像這個季節劈裏啪啦突然從天而降的大冰雹一樣。你當然不能把那鉤子很往樹身處靠,一則因為越靠近樹身,樹枝上下抖動的幅度就越那種飛船小,事倍功半,出力不討好;二則因為,杏子大多長在枝杈頭梢處,所以說,這其中頗有技ぷ巧,並非蠻力可爭先奪冠。

                打杏時,為了防╳止杏掉在地上摔爛,所以要事先在地上鋪幾條或十幾條草苫,面積大得足以使掉下的杏子差不那名雲海門長老大吼道多都能安全落在它的上面,實現“軟著陸”。每打完一棵樹,負責撿杏子的人就會一擁√而上,手忙腳亂地把一地的杏子撿進竹籃、水桶或籮到時候南北夾擊頭裏。那些負責拖拽草苫的人,則在撿完杏子後,趕緊把草苫拖到另一棵樹下,鋪展放勻。很多時候,那些饞嘴的人實在是被那些黃黃的或黃中帶紅的杏子勾引得把持不住了,常常會一手幹活,一手把盯上的杏寶貝子一捏兩瓣,使杏核兒利利索索地掉出,然後狼吞虎咽地把杏肉送嘴裏。這邊的嘴裏還在▽鼓鼓囊囊地嚼著,那邊的眼睛便又瞄上更好的目標了,於是手和嘴又重復了同樣的動作。結果,把那嘴裏塞得滿滿的,連舌頭都打不過彎來,話更莫要說了。每當這時,在旁邊監工的生產隊長就會半嗔半怒、半真半假地說:“光記得吃、吃,要是吃∑你們流鼻血止不住可沒人管。”

                杏園只有一個,是當時頭也不回的第一和第三生產小隊共有的,第二生產隊種的是梨園,在村東。記得俺家當時所在的第三生產隊,分的杏園在西頭。我那時年紀小,與“男勞力”的稱謂根本搭不好像做了什麽決定一樣上邊,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小男子漢,所以,在打杏、撿杏、分杏這一系列充滿誘惑的勞 呼動中,根本不可能讓我◎們這些“吃貨”靠近,我只能跟其他小夥伴們一道,站在不遠處的沙●崗上,看著那集中堆在一棵樹下,色彩斑斕,耀眼奪目,像小山丘一樣的真實杏子,高興著,激動著,手舞足蹈,流著口水。

                大人們無視我們的存在,無視我們對杏子的強烈渴望,我們只有聯合∩起來,群策群力,以智取勝了。當時,看園子的往往璀璨是爺字輩的老人,耳聾眼花且腿腳行動不方便,常常是顧了這頭顧不了那頭,所以,我們這幫小◥饞蟲便趁午後歇晌看園人打盹兒的時候,分成兩組,隔開距離,悄悄潛伏在杏☆園南邊的沙崗上,趁其不備,其中一組用磚頭、石塊瞄準杏樹枝就是一陣狂扔濫砸。不管是否擊落有杏子,只要看園人沒有發現,就繼續扔。如果被發現了,撒腿就跑,而讓另一組的人趁機去撿回戰鬥果實。這時,看該死園人就會氣急敗壞地大罵:“小兔崽子們,再就這吧來驚害人,小心剝了你們的≡皮!”我們當然知道他們顧此失彼,攆不上,剝不了我們的皮,但畢竟做賊心虛,還是像兔子一樣跑但沒有你們開了。那偷和跑的場面雖然叫人心驚膽戰,但那躲在角落裏品嘗勝利果實的成就感和滿》足感,卻也使人心花怒放,樂此不疲。第二天同樣的時間,或者是在有點亮光的晚上,我們照樣還會去“偷襲”,而且是愈●戰愈智,愈戰愈勇。

                這種偷襲上癮的心理,後來誘導我們對園裏的幾棵“吧咂杏”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每次行動前,我們不得不提手指指向地面上前繞到杏園北邊的另外一個村,選擇有利地形悄悄埋伏下來,采取同樣的手段,或者是更ξ膽大妄為地派出一個上樹最快的家夥跑了,眼測不見,就像猴子一樣噌噌噌地爬到樹上,把上衣紮進褲腰裏,然後以“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之敏捷身手和不凡功力,兩手齊上,左右並進,流水般往領口裏裝著杏子,常常是不一會兒的工夫,就衣鼓肚圓六劫,滿載而歸。我們把這種@ 杏子吃了,有時甚至是不再為了吃外面的果肉,而是直接用磚頭把杏連皮帶核『兒一起砸開,只為了吃裏邊白生生、甜絲絲的火影發出一聲質問杏仁。那感覺,真叫一個爽。現在想來,那“吧咂杏”的杏名,是否就是因為其從皮到仁都特別好吃,而且是叫人吃了以後還不停地吧咂嘴而得名的?不得而知。

                而事實上,我們這群“害人精”對於杏樹和杏的“癡心妄想”,是從杏樹開花的時候就開始了。“九九楊落地,十九杏花開”。在我的記憶中,杏樹是家鄉所有會開花的樹木中開花最早的,“桃花開,杏花敗,梨花出來叫奶奶”,每年初春,人們身上㊣ (⊙o⊙…厚重的棉衣還未來得及脫掉,柳樹才剛剛吐綠,杏樹就一花報春,風風火火、熱熱←鬧鬧地開了起來。不知你註意過沒有,杏花的顏色是會變化的,剛剛吐蕊的時候是紅色的,慢慢輪到你們了開放了,就成了淡紅色了,到了快要雕謝的時候,就完╲全變成白色的了。還有,杏樹開花是那種一枝不剩,密密麻麻,滿樹綻放,繁花似錦,似真若假的狀態,那一枝枝的花,就像是誰把爆米花一個個精心粘上去似的,稠得像一根〒花鞭,紅的花萼,白的花瓣,五瓣盛開,花蕊似須,纖纖細細,裊裊娜娜,隨風顫動,香飄四溢,招蜂引蝶,惹人憐愛。那時,杏園還未派人看守,我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在杏園裏,無拘無束地嬉戲於杏樹下,望著頭頂那滿世界的杏花鬧他對說道鬧嚷嚷地開放,白花花、粉嘟嘟的一枝枝、一樹樹、一大片,眼花繚亂,目不暇接,聽著蜜蜂嗡嗡嗡的忙碌聲,真巴不得那枝頭立馬長出卐又大又甜的杏子來,好讓我們痛痛快快一次吃個夠。之後,落英繽紛,滿地錦繡,花隨風舞,風緣花俏,不經意間枝頭那心下倒是真稠密的圓形葉片中卻藏滿了小小的青色♀幼果,變得更加誘人了。隨後,一遇到※刮風下雨,我們便會不約而同地躥到杏園裏,去樹下尋找那些隨風跟雨而落的弱果。即使那些弱果酸得要命,但是我們依然會把口袋裝得滿滿的,帶回家金中期去津津有味地嘗鮮。

                生產隊解散不久,老家的杏園很快就消失了。據大人們說,是因為樹齡太老,結 奇怪果太少了,不劃算。我只能在心裏想:難道你們就不能剩幾棵,每年讓我們過過嘴癮?

                那片杏園,就這樣帶著我對它的無限依戀和痛惜,突然從我20歲的眼前消失了。我無法挽留更無力保護它們於我來講永遠年輕、永遠充滿▃生機、永遠吐露芬芳和永遠果實累累的生命。

                每年夏收時節,當城市的街角忽然出現了賣杏人的身影,街面上飄來賣杏人的吆喝一劍重均一劍聲和杏的熟悉的香味,我都會情不自禁地去尋找那香味和那吆喝聲〓的來源,都會向那裏投上深情的一瞥。那一瞬間,老家的那片 沈默杏園就會神奇般地跳躍在我的眼前,充滿城市的大街小巷,興奮ζ 著我的神經,幸福著我的內心。

                我曾不止一次地夢見那片杏園,每次醒來時,嘴角都會掛著一絲甜美的微笑。也每每於此,我才忽然明白這樣一個道理:原來,失落故鄉的遊子對於故鄉的懷◇念,往往是緣於一個人或者一件事,一片景或者一段情。難道不是這樣嗎?

                從傷害到九幻真人眼前消逝的杏園,卻不可思議地雕鏤於我的記︽憶中,葳蕤於我的生命裏,不枯不萎,不漫不漶,成了裝飾我的匆匆歲月的一種美麗的鄉愁。每年春分前後,它一樣花滿否則任何人都修煉不了這法決枝頭,蜂飛蝶舞;每到小滿和芒種時節,它依然果實累累,香飄故裏。

                是的,那是一片活在我心中的永遠的杏園!

                微信搜索: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關註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問題問地底相認大家
                本文網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272.php,轉載請註明,謝謝!
                更多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