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GPx6Ku'><strong id='GPx6Ku'></strong><small id='GPx6Ku'></small><button id='GPx6Ku'></button><li id='GPx6Ku'><noscript id='GPx6Ku'><big id='GPx6Ku'></big><dt id='GPx6Ku'></dt></noscript></li></tr><ol id='GPx6Ku'><option id='GPx6Ku'><table id='GPx6Ku'><blockquote id='GPx6Ku'><tbody id='GPx6K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Px6Ku'></u><kbd id='GPx6Ku'><kbd id='GPx6Ku'></kbd></kbd>

    <code id='GPx6Ku'><strong id='GPx6Ku'></strong></code>

    <fieldset id='GPx6Ku'></fieldset>
          <span id='GPx6Ku'></span>

              <ins id='GPx6Ku'></ins>
              <acronym id='GPx6Ku'><em id='GPx6Ku'></em><td id='GPx6Ku'><div id='GPx6Ku'></div></td></acronym><address id='GPx6Ku'><big id='GPx6Ku'><big id='GPx6Ku'></big><legend id='GPx6Ku'></legend></big></address>

              <i id='GPx6Ku'><div id='GPx6Ku'><ins id='GPx6Ku'></ins></div></i>
              <i id='GPx6Ku'></i>
            1. <dl id='GPx6Ku'></dl>
              1. <blockquote id='GPx6Ku'><q id='GPx6Ku'><noscript id='GPx6Ku'></noscript><dt id='GPx6K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Px6Ku'><i id='GPx6Ku'></i>

                與楮樹相識

                王彬ξ 發表於2015年07月04日22:04:53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構樹 楮樹 散文美文 王彬

                多年前,我從武漢去三峽,順便去龜山盤桓。我去那裏待荒走後有兩個原因。一是毛澤東詩詞“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而是插入它手掌”;一是龜山上面的電視塔,220米高,在當時,號稱亞洲桅桿。後來,在媒體上,見到一則消息,說是美國某牌香煙的廣告做到龜山的電視塔上,引起武漢人的紛紛議論,認為影響了武就不多廢話了漢的形象,最後撤掉了。

                不過,無論是見到,還是聽到的,在龜山,最吸引我的,並不是電視塔和有關它的消息,而是一種樹,一種很奇特的樹。葉子像是縮小的小提琴,正是黃昏的時候,蒼暗的顏色,在幽明、嬌嫩的穹宇裏,一點一點地沈墜下來。這是一種什麽樹呢?從三峽回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思索。

                構樹 楮樹

                1995年,我去廬山,在南昌逗留了一天。青雲浦給我留下了美好的記憶。那是八大山人趕不出去就不準去上古戰場再次大喝長眠的地方。銀色的雨跡在微灰的雲朵裏畫出美麗的曲線,淺青色石條砌築的拱形墳丘,泛射著潔白的這赤地千裏是他柔軟的光澤。我突然註意到,我在龜山見到那種樹,也在這裏生長,披垂著小提琴式的你註意一下葉片。這是一種什麽樹呢?看園的老人說是“枸樹”。知道了它的名字,我很高興,同時湧起一種想知道這種樹他的更多知識你們不給我們平等生存的想法,但查閱有關圖書,與“枸”相連的只有杞,那是灌木植物,與我的所見,無論如何也聯』系不上。

                一天,當然是從南將king稱呼為年輕人也不為過昌回來之後,我去北京大學錢笑窮笑瞇瞇辦事,好像是在塞萬提斯的雕像附近,也看到了這︾種樹,不是一株,而是一片小小的林地。也是綠色的小提琴,也是那種蒼綠的色澤。我狠狠朝千無生斬了下來原以為這種樹是南方的植物,沒想到,在北京也見到了,是從南方敢否移植的嗎?後來知道,這種樹,也是北方的土著,只是罕見,不為我所知罷了。無論怎樣,都在這一瞬間有一種故友相逢的感覺。不久,在東三環的綠化帶上,我又見到了這種樹,青翠可愛,小提琴式的葉片,優雅地挽住行人的目光。而在我曾經居住過的西壩河,也發現了,還是一種幼小狀態,是我遷徙以後種植的嗎?

                去年初冬,在平安大道西段北側的一家書店,無意中,我看到一冊日本人闡釋《詩經》名物的書,每一個名物的下面都繪有插圖。還是在無意中,我翻∴檢到楮,在楮的下面註有:又名構。赫然繪有小提琴式的葉片。我喜出望外,同時明白了,我在南昌的聽音寫卐字,音雖然不錯 ,卻陷入了文字的誤區任何陰謀詭計都是無用。現在搞清楚了這個字,便可以進一步認知了。

                楮,分雌雄兩種,雄的樹皮有斑紋,葉子沒有枝杈,雌樹無斑,葉子有嗤枝杈。我所見到招展著小提琴式葉子的,便是雌樹了。雄樹3月開花,狀如柳穗,不結果實。雌樹的花也是這樣,但是玉佩結果實,宛如楊梅,可以入藥,長久服用,益氣潤肌明目益顏色。它們的嫩芽可以做菜茹,樹皮搗碎了可以做規矩你也知道紙,光潔甚好,皮績做絲可以紡織成布,但是不堅易朽。有一種奇怪的說法,“谷田久廢必生構”,不知是什麽道理。谷是小米或者稻谷,它們之間有什麽必然〗聯系嗎?賈思勰《齊民要術》說,楮是一種速生的樹木,3年便可以獲利。如果種30畝的楮,每年砍伐10畝,3年輪遍,可以“歲收絹百匹”。裴淵《廣州記言》說,蠻夷之人,也就是少數民族了,用楮的樹 font-size: 10px皮做氈子,保溫性能很好。楮樹腐朽後,生長的菌耳,味道也很好吃。南朝的陶宏景說,武陵人以楮皮做衣帽。這就使人想起同是南朝的陶淵明《桃花源記》的首句“晉太元中武陵人”,他們那時也應該這樣穿戴的♂。這麽一想,那些人物,包括作者,不再是發黃,發舊,古奧而迷 一頓茫,一下子在我的視野裏活躍起來。楮,這種樹,成為把我們與他們,那些衣冠高古人物相聯系的通道。而我對於這種通道的認知,足足用了15年的時間,在一個人的生命裏,不算短了。這就不禁】感喟,同時又突發奇想,假如把楮樹變為北京的綠化樹種,到時候,秋風或々春風吹起的時候,滿城都是翠玉瑯玕的小提琴,齊聲拉響美妙琴音,該是一件多麽有興味的事情。

                微信搜索: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關註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問題問大家
                本文網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155.php,轉載請註明,謝謝!
                更多
                上一篇:虞美人下一篇:柳樹四季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