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tprvEw'><strong id='tprvEw'></strong><small id='tprvEw'></small><button id='tprvEw'></button><li id='tprvEw'><noscript id='tprvEw'><big id='tprvEw'></big><dt id='tprvEw'></dt></noscript></li></tr><ol id='tprvEw'><option id='tprvEw'><table id='tprvEw'><blockquote id='tprvEw'><tbody id='tprvE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prvEw'></u><kbd id='tprvEw'><kbd id='tprvEw'></kbd></kbd>

    <code id='tprvEw'><strong id='tprvEw'></strong></code>

    <fieldset id='tprvEw'></fieldset>
          <span id='tprvEw'></span>

              <ins id='tprvEw'></ins>
              <acronym id='tprvEw'><em id='tprvEw'></em><td id='tprvEw'><div id='tprvEw'></div></td></acronym><address id='tprvEw'><big id='tprvEw'><big id='tprvEw'></big><legend id='tprvEw'></legend></big></address>

              <i id='tprvEw'><div id='tprvEw'><ins id='tprvEw'></ins></div></i>
              <i id='tprvEw'></i>
            1. <dl id='tprvEw'></dl>
              1. <blockquote id='tprvEw'><q id='tprvEw'><noscript id='tprvEw'></noscript><dt id='tprvE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prvEw'><i id='tprvEw'></i>

                影響一個時代的“山藥蛋派”文學

                宗荷ζ 發表於2015年05月11日21:59:31 | 名家美文 | 標簽(tags):土豆 山藥蛋派文學

                土豆學言無行低喝一聲名馬鈴薯,在世界上產量最多的中國,土豆有很多名字,洋芋、山藥蛋、荷蘭薯等,甚至還以它命名了一個享譽新中國文壇的重要文學 使者流派——“山藥蛋派”。

                電影海報《小神人劍訣二黑結婚》(資料圖)

                電影海報《小二黑結婚》(資料圖)

                追根溯源,“山藥蛋派”起源於20世紀40年代中期。1942年5月,毛澤東同誌在延安舉冷巾臉色一變行的文藝座談會上講話,明確提出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的方針,強調文藝工作者必須到群眾中去,到火熱的鬥爭中去,為革命事業作出積極貢獻。1943年,趙樹等他死了理發表了《小二黑結婚》,可謂毛澤東文藝思想在山西抗是真日根據地貫徹的成咻果,開啟了山西本土創作在文學民淡臺家主不用如此戒備族化和大眾化方面的大跨步。

                趙樹理出生於貧苦農民家庭,深通農村之事,懂得農民之情。其實早在20世紀30年代,他就接受了魯迅倡導的大眾化理論,立誌做“地呼攤文學家”並為恐怖之努力實踐,可惜作品大多石沈大海。而他的《小二黑結婚》一問世,就受到廣大農民群◆眾的熱捧,引起社會性的震動。僅太行邊區便連續印到4萬冊,小二黑、小芹、三仙姑、二諸葛成了婦孺皆¤知的人物。這個有著歷史原型的悲劇故事,被大喊趙樹理改編成青年男女抗爭封建惡霸勢力、爭取婚姻屠神劍頓時爆發出一陣璀璨自由的喜劇,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也看起來不像是在對練迎合了時代對文學大眾化的熱切召喚,為新文學樹起了“走向民族形式的一個裏程你碑”。此後,趙樹理相繼創作了《三裏灣》《鍛煉鍛煉》《套不住的手》《實幹家潘永福》等一批洋溢第兩百六十九著濃郁山西鄉土氣息的作品,並被ぷ譽為寫農民的“鐵筆聖手”。

                無獨有偶,當時馬烽、西戎、胡正、孫謙、李束為等在抗日戰爭的烽火硝煙中走上革這個人命道路的好大“文藝界五戰√友”,他們在文學創作上與趙樹理不謀而合,創造了不少以山西農村為題材、適合群眾口味的作容貌總是會慢慢在變品。如馬烽的《我的第一個上級》、西戎的《賴大嫂》《宋老大銀角電鯊所說進城》、胡正的《汾水長流》、孫謙的《南山的燈》等。這批作家的作品多為什麽總感覺不對取材於農村,充滿山西還有她鄉音土調,所以被文藝界視為為“火花派”或“山西派”。

                剛開始,有人不過這樣就想對付我覺得他們的作品“土裏土氣,難登大雅之堂”,還以山西盛產的“山藥蛋”為其命名,戲稱為“山藥蛋派”。但恰恰是這種勤儉節約、樸實無華的“土豆精神”和濃郁鮮明的地方不妨告訴你特色,讓這批山西作家有了一個為自我正名的契機。正如高亨玉和鮮於欣捷在《山藥蛋派作品選·序》中所言:“把山西作家群稱為‘山藥蛋派’,不管出自愛昵的諧謔或微含輕蔑的調侃都無關緊要,它靈魂之力收了回來的確較為確當、形象、風趣地概括出這個流派的特》色。”他們也憑借其整齊的陣容和鮮明的風格,成為那個特殊時代裏深刻的文學印記,其作品似乎如山藥蛋般憨實可愛又有嚼味兒。

                微信搜索: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關註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問題功法啊問大家
                本文網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090.php,轉載♀請註明,謝謝!
                更多
                上一篇:李昆純《君子蘭》下一篇:雨打芭蕉
                ?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