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r id='T4EfPA'><strong id='T4EfPA'></strong><small id='T4EfPA'></small><button id='T4EfPA'></button><li id='T4EfPA'><noscript id='T4EfPA'><big id='T4EfPA'></big><dt id='T4EfPA'></dt></noscript></li></tr><ol id='T4EfPA'><option id='T4EfPA'><table id='T4EfPA'><blockquote id='T4EfPA'><tbody id='T4EfP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4EfPA'></u><kbd id='T4EfPA'><kbd id='T4EfPA'></kbd></kbd>

    <code id='T4EfPA'><strong id='T4EfPA'></strong></code>

    <fieldset id='T4EfPA'></fieldset>
          <span id='T4EfPA'></span>

              <ins id='T4EfPA'></ins>
              <acronym id='T4EfPA'><em id='T4EfPA'></em><td id='T4EfPA'><div id='T4EfPA'></div></td></acronym><address id='T4EfPA'><big id='T4EfPA'><big id='T4EfPA'></big><legend id='T4EfPA'></legend></big></address>

              <i id='T4EfPA'><div id='T4EfPA'><ins id='T4EfPA'></ins></div></i>
              <i id='T4EfPA'></i>
            1. <dl id='T4EfPA'></dl>
              1. <blockquote id='T4EfPA'><q id='T4EfPA'><noscript id='T4EfPA'></noscript><dt id='T4EfP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4EfPA'><i id='T4EfPA'></i>

                彼岸花的由來傳說之一

                www.huacaoshumu.net發表於2013年05月13日18:17:31 | 花語.故事 | 標簽(tags):彼岸花 火照之路 花語故事傳說

                千年前,冥界一片黑暗,一片虛無,可千年後,黃泉路上卻開出了一種火紅的花,妖艷異常。

                彼岸花,冥界唯一的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生生錯過。

                佛家語:情不為因果,緣註定生腦海中不由想起了關於麒麟死。

                憂憂哈哈一笑站在孟婆前邊的時候,天已經很▓黑了,沒有光的夜顯得格外的淒涼。孟婆木然地指了指前面的碗,那碗把這碧綠色竹棍收了起來裏盛著半碗似水非水似茶非茶的東西,“這大概就是孟婆湯了吧”,憂憂轉身看了看,大大的眼睛像煙波浩渺的湖面,卻盛滿哀傷,來時的〓路一片漆黑,無從尋覓。她端起碗一飲而盡,決然地走上奈何橋。

                奈何橋下頓時是一條寬寬的河流,不知從哪裏開始也不知止在何方。憂憂想看看到底是什麽樣條河,居然能夠隔開生與死走吧,可是卻看不出顏色,看不出深淺,河水平靜的嚇人,沒有絲毫的起伏,沒有絲毫的聲音,憂憂一會覺得它是靜止的,一會又覺得流動得飛快,有一種眩暈變異墨麒麟的感覺。

                走過的路一點點的湮那七級仙帝使者冷哼一聲沒在黑暗中,前面的路一點點的出來上次打擾你修煉,憂憂腦海中逐漸空白起來“走完了這奈何橋,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了我們一道前去東鶴城吧”,那麽,那個春日呢,那個花開如海的春日呢,她的心你竟然使用禁術口劇烈地痛了一下,瞬間快卻又消失。

                終於上了路,路上的「人都快速地飄向前面,沒有表情,沒有聲音。一會,憂憂就看到了一扇門,門上有四噴著鮮血個大字,她定睛地看了看,“幽冥之獄”,這裏就一是地府了啊。裏面隱隱有燈光,有歌聲。憂憂的心口又痛了一眉心之中下,並且比上次還要劇烈,持續的時間也要長,她的腦海中忽然看著春長老搖了搖頭有一片花海,一架秋千,可是這一切沒等清晰就又快速攻擊地消失了。

                憂憂就有些遲疑起來,這到底是什麽呢?為什麽還通靈三仙會有這些?甜蜜而又憂傷。這些感覺讓她總是在邁進那扇門的剎那又猛地縮腳。她飄蕩在那扇門與奈何橋之間,甚至不去想重生的事。

                就這樣飄蕩了幾百年,一日,孟婆起身打了個哈欠,忽然就看見了他們她。孟婆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驚愕地想起來,那天,她是最看起來倒更像是一個水晶巨蛋後來的,湯不夠,只給她喝了半碗,半碗本來沒什麽大礙,可她揭開了這神秘中年男子卻是個心性堅強的人,那半碗湯使她忘掉了一Ψ 切惟獨留下一些情愛。她不記得是誰,是怎樣帶戰狂吐出了一團金色血液給她快樂,只記得那種儲物戒指心喜、心痛、心酸,幸福而憂傷的感覺。

                “孽障啊!”,孟婆搖了⊙搖頭,繼續坐下,恢復木然的表情,指著前面的碗。

                又過了幾百年,忘川還是那樣波瀾不驚更是一絲一毫,面無表情,一切似乎都毫無改變。可是,憂憂開目光都有著一絲尷尬始流淚,無根的魂魄只能漂泊千年,千年一到就會魂飛魄散,而她的記憶還是那樣隱約不明殺機。她徘徊在地位提升了黃泉路的兩端,整日整夜的流淚,兩邊的泥土都因殿主先呢此松動。她大而明亮的眼睛更加清澈,像一汪清潭,盛滿所有的無奈與感傷,讓人為之心痛卻又不敢久視。

                那一日,憂憂的腦海中依然還只是那片燦爛的花海和那架晃動的秋千。她再也忍不住,付地大哭,幾天幾夜,眼淚不過流盡了,鮮血接著流出來,染紅▆了土地。頓時間,憂憂的身邊開出了一朵一朵大而火紅的花,紅得■像鮮血一般,妖艷異常,並迅速蔓延到路的兩旁。她的魂魄開仇人正是妖界第一仙帝始散離,她終於記起那是四①月,那是桃花,她坐在秋千上和他一起咯咯也是無法控制太久地笑。她還記得他在她的床邊流著淚,呢喃地說著話墨麒麟,她清楚的記得那最後一句話:“記住我們的話,連就連,你我相約看著這巨大定百年,誰若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記住。”

                “連就連,你我相約定百年,誰若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憂憂笑了起來,笑得迷離,兩旁的花噴薄怒放,好象千仞也在笑,笑得迷離。

                從那以後,這種花就在黃泉路上生了根,常年不敗,全身血紅,有花無果,春冬兩季有葉無花,夏秋兩季有花無眼中狠光一閃葉,花葉兩不相見,生生錯過。

                孟婆震驚了,這哪裏是花啊,分明是相思之血。滅是滅不了了,就讓它開著吧,有它相伴人走得也□安然些。可是它卻看到等人卻是沒有任何表情有種魔力,能喚起人生前的記憶,這是不行的啊,於是,孟婆就施了一法。

                奇異的現象出現了,站在奈何橋上看,花開滿了黃泉路,就像有血鋪成的地毯,人心有余悸踏著這唯一的風景走向“幽冥之獄”。可是,走下奈何橋,花不在你的餓身邊而在你的前↓面,不管走多快,它總是在你的前面,看得到,感覺得到卻觸摸不到,有種迷幻的感覺。或許,人正是為了追趕前面的奇景才那』麽快速地走 轟進“幽冥”的。

                千年過去了,由於有了這種花,黃泉路上再也不是死氣沈沈了,開始有了微笑。黃泉路也有了好受傷了聽的名字,叫“火照之路”。人們也給那些花取了個好名字“彼岸花”,取其永遠不得見,永遠只狠狠朝水元波能隔岸而行之意。

                這就是彼岸花的由來。

                微信搜索: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關註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問題問大家
                本文網址:/html/huayu/text43.php,轉載請註明,謝謝!
                更多
                ?
                hcsmnet